号外 疫苗女王高俊芳老同事 她胆子太大 早晚出
发布时间:2018-07-31,点击:

高俊芳,乐橙国际官网

网易财经7月25日讯 最新消息显示,深陷疫苗丑闻中的长生生物(002680)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长春长生”)董事长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网易财经昨日走访了高俊芳曾经工作过的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称“长春生物研究所”)原办公地及周边地区,尽管当年与高俊芳曾在研究所共事过的员工大多已退休,很多人还对她留有印象。高俊芳所在研究所的一名老职工如此评价这位中国“疫苗女王”:“她胆子太大,早晚出事”。

长生生物问题疫苗的事情显然已经在长春生物研究所传开。该所一位退休员工问网易财经:“高俊芳现在是不是出事了?大家伙说她现在做的挺好,工资也高,对员工待遇也好。”

(图注: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原址,目前该所已经搬迁至长春市高新区。 网易财经 王文华/摄)

“她能办到别人办不到的事”

7月24日,网易财经在长春某小区见到了长春生物研究所一名熟悉高俊芳的老职工。“高俊芳一开始不太张扬,后来社交各方面都挺厉害的。”该职工回忆,高俊芳当时是长春生物研究所财务处的一名会计。

简历显示,高俊芳曾担任长春生物研究所职员、财务处处长。同期,她的丈夫,后担任长生生物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的张友奎,此时历任研究所的干事、人事处副处长。

根据上述老职工说法,高俊芳之所以在所里“平步青云”,与时任研究所所长的张嘉铭有直接关系。在他看来,张高二人关系匪浅,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

除高俊芳夫妇外,还有其他长生生物的高管也曾供职于长春生物研究所。比如长生生物副总经理鞠长军,就曾在研究所任职,1998年起担任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原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春长生)狂犬室主任。

除此之外,长生生物副总经理蒋强华曾经在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任职。这是此次牵涉百白破问题疫苗事件的另一家公司。

对于长生生物推广疫苗一事,上述老职工说:“别人办不到的事情,她(高俊芳)能办,因为她有钱。但是那种推广方法在所里肯定不行,那是制度不允许的。”

在该名老职工看来,防疫站之所以买高俊芳推荐的疫苗,是因为她愿意花钱,这一做法是“医药行业不合法的合法(即‘潜规则’)”。

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销售人员行贿一事,通过裁判文书网的相关判决可见一斑。根据《南方周末》的整理,从2003年起,长春长生的狂犬、流感、水痘、甲肝、乙肝等多个疫苗产品卷入行贿案件,向21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涉案地区有广东湛江、河南宁陵、福建邵武、安徽蒙城、安徽利辛、河南南阳、福建长乐、福建南平等地。

“她的企业和所里关系挺好的,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产品,她要什么所里就给她什么。”在这名老职工看来,在当时,长春生物研究所办不到的事情,高俊芳能办到。

此次长生生物曝出问题疫苗事件,似乎在老职工的预料之中:“她(高俊芳)胆子太大,早晚出事。”

(7月23日,一辆警车停在长生生物门口,警察在大门外拍照 网易财经 王文华/摄)

惹人争议的低价受让股权

上述老职工认为,长春生物研究所自原所长张嘉铭于2000年前后退休后,就开始走下坡路。而长春长生开始发展向好。

时间回到1992年8月28日,长春长生(原名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5月27日公司名称变更为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网易财经注意到,1994年8月8日,公司法人由李长太变更为张嘉铭。1999年4月7日,公司法人变更为孙克林。到了2001年5月28日,公司法人才变更为高俊芳。

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生实业”)成立时,长春生物研究所的持股比例为50%,为控股股东。据网易财经了解,时任所长张嘉铭派遣长春生物研究所副所长李长太担任长生实业总经理。但很快,高俊芳开始进入长生实业,并担任副总经理。之后李长太回到长春生物研究所继续担任副所长。

工商资料变更记录显示,2006年4月21日,李长太退出长春长生执行董事。2008年5月22日,变更后的董事备案中,高俊芳担任董事长,张嘉铭新增为董事。2011年2月22日,张洺豪新增为董事,这正是高俊芳儿子的名字。2014年5月13日,张嘉铭退出董事备案。

另一方面,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春高新”,000661)与吉林亚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泰集团”,600881)及高俊芳签署了《股权转让合同》,拟将所持有的长春长生59.68%的股权,计2984万股全部转让。其中,将1250万股股权转让给亚泰集团,转让价格为每股2.4元人民币(如无特殊注明,下同),占长春长生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将1734万股股权转让给高俊芳,转让价格为每股2.4元,占长春长生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

这笔交易,被指是“高价不卖低价卖,受让一方又是公司高管”。《中国经济时报》2013年12月31日的报道显示,福尔生物(现名中科生物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贾宝山当时表示“报了3元的价格”,云大科技(已退市)董秘、分管投资的副总经理邓志明则表示“报到了2.8元”。

时任长春高新董秘周伟群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采访时说,签协议之前高俊芳就已经把50%资金打到长春高新指定的账户。高俊芳购买股权需斥资4161.6万元,50%也超过2000万元。对于资金来源,高俊芳先表示是银行贷款,后又否认这一说法,改口称是找亲戚朋友借的。“我自己出了200万。我工资是每个月6000元,因为跟董事会有承包的合同,我每年的奖金有几十万到一百万。”高俊芳曾如是说。

2007年2月5日,韩刚君将所持有的30%长春长生的股权转让给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转让价格未知。深圳市豪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注册于2007年1月9日,高俊芳为持股51%的大股东,现已注销。

这一转让,也促成高俊芳进一步掌控长春长生。

之后,在高俊芳带领下的长春长生,在2015年底作价55亿借壳黄海机械上市。

作为长生生物的“一把手”,大股东高俊芳同时兼任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和财务总监三职,负责公司全面工作。

2017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总榜单)上,高俊芳家族以67亿元排名第371位。此后,累积的隐患开始爆发,昔日的疫苗女王最终从神坛跌落。

今年7月24日,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等1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刑事犯罪,被长春新区公安分局依法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而从7月26日开始,长生生物的股票将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ST)。

(网易财经 王文华 马莉 长春、北京报道wangwenhua@corp.netease.com)